河山空念远

人其实是愿意孤独的,人也是愿意死的。

【all獒】【ABO】少年游·上

看了《大明宫词》,忍不住开的脑洞。
ABO设定非原创:A=乾元,B=中庸,C=坤泽,生理期=信期,来源 @一握灰 太太。剩下的用到再补充*^_^*
由于人物需要,王皓和张继科为亲兄弟……姓氏不同请无视吧 【。
故事设定时期为唐朝,张继科为大唐皇子,至于为什么不姓李……也请无视吧 【。
一句话龙獒,不打tag了
OOC预警!!!

以下正文

  “哇……”一声响亮的啼哭 ,终止了长安城连绵六个月的淫雨,雨过天晴,彩云升空。伴着诸多祥瑞,皇后诞下了第一位坤泽皇子。龙心大悦,大赦天下,取名继科。

   “皓哥,你们又不带我……咳,咳咳”球场上尽是马蹄带起的尘土,张继科跑入球场中,被呛得咳了起来。王皓见球场上马蹄杂乱,生怕踏着张继科,忙策马奔至张继科身侧,一把揽住张继科,将他抱上了马。

  王皓边搂着张继科的腰给他顺着气,边好脾气地解释道:“不是我们不想带你,实在是你年纪小,马球又太危险了,怕你出事” 张继科不满地撅起了嘴:“哼,我可不小了,都十六岁了,过两日是我生日,就要十七岁了,你们别老拿我当小孩子看”

      “好好好”王皓笑道,搂着张继科纤细的腰肢,鼻尖细细地嗅着张继科颈间若有若无的桃花香味,“下次一定带你玩。”张继科怕痒,微微动了动。王皓拥过他,牵着缰绳:“继科,母后又做了你爱吃的点心了,走,我们去吃吧。”张继科到底是少年心性,一听有甜食吃什么都忘了,连忙催着王皓向皇后寝宫赶去。

  三日后便是张继科的生日宴,因着皇上对张继科的宠爱,这场宴会也就办得格外隆重。筵席上,张继科身着紫袍华服,衬得面如冠玉,目似点漆。架不住众人劝酒,忍不住多喝了几杯,越发显得面若朝霞,一双桃花眼脉脉含情,勾魂夺魄。

  张继科酒意上头,闹着要舞剑,皇上也只得顺着他。只见他手执寒光剑,剑法无比轻灵飘逸,月光下身影散乱,唯有他的气势风姿凌厉如刀,惊艳了席下无数王公子弟。其中,就包括突厥王子,马龙。

  一曲终了,张继科踉踉跄跄走下来,却不料被桌子绊了一下,眼见就要摔倒,一旁他的伴读许昕忙上前扶住了他。张继科顺势枕上他的肩膀,闭上眼睛,神情似是十分疲惫。王皓见张继科实在是累了,忙向皇上请旨,和许昕一道将张继科送回他的寝宫。

  将张继科送回他的寝宫后,王皓又眼看着宫女给张继科换了衣服,服侍他安然睡下,又叮嘱了许昕一番,让他好好照看张继科后,王皓才回到自己寝宫。而不知为何,他总觉得自己心中有一丝忐忑,挥之不去。

  许昕看着床上喝醉的小祖宗,感到不太放心,便让宫女将自己的铺盖铺在外间的榻上,和衣而卧,防止有什么事故发生。没想到,半夜果然有变故发生。

  半夜张继科醒过来,觉得越来越燥热 ,他忍不住踢了被子,双手摩挲着自己的亵衣,却无法将热度退去分毫,身上反而越来越烫,四肢也渐渐无力。

  外间的许昕忽然惊醒,他周身已被桃花的香味萦绕。他赶忙起身,来到里间,只见张继科正在床上难耐的呻吟着,身上白色的亵衣被他扯开,露出了胸前粉色的小蕾。他虽与张继科同龄,却也看过几本春宫画册,信期又来的比张继科早知他这是信期初至,正想对策时,桃花的香味却渐渐浸染着他的意识,勾得他的信息素忍不住与他回应,雪松的香气渐渐弥散在空中。

  张继科此时正在饱受着情欲的煎熬,却闻到了一股清新凌冽的香气,他睁开眼,只见面前有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。“许……许昕”他艰难地张口,只觉得口干舌燥“我……我难受”他忍不住呻吟着。恍惚中一双冰凉的大手抚上了他的胸膛,他的身体本就敏感火热,感觉到他的触碰更是舒爽地打了个冷战。而他忍不住挺腰,将胸脯往许昕的手里送去,渴望得到更多的爱抚。 手臂环上许昕的脖颈,将许昕拉下来,迫不及待地吻上了许昕,缓解口中的干渴。

  许昕迅速反守为攻,舌头与张继科的舌头纠缠,一路攻池掠地,张继科被吻得只能发出断断续续的呜咽声。同时许昕一只手在张继科的胸前爱抚着,另一只手顺着他的躯体滑上去,抚摸着他脑后的腺体。张继科浑身一震,敏感的腺体被刺激着,他感觉浑身都酥麻了起来。许昕放开了他的唇舌,舌头一路来到他后颈的腺体处,舔了舔,然后张嘴咬了下去,临时标记了张继科。

  张继科大口喘着气,良久,身上的热潮渐渐退去,意识也逐渐恢复清明。这是他才发现自己的姿态有多糟糕,衣衫不整,春光乍泄,向自己的好友求欢。他的脸羞得通红,一脚将许昕踹下了床,钻进了被子里。“许昕你赶紧滚……”坐在地上的许昕觉得好笑,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了,“喂,继科,这没什么的”“……滚滚滚滚滚滚滚”许昕看着他越发羞红的耳朵尖觉得有趣,忍不住捏了一下,张继科不禁抖了一下,许昕又摸摸他柔软的头发,心满意足的离开了。

  第二天,宫里就传开了小皇子信期初至,害羞不下床的事。王皓早起听说了这件事,连早饭都来不及吃就赶到张继科的寝宫。只见宫女太监在门口围了一圈,只没有一个敢上前的。宫女太监们看到王皓,忙上前行礼,王皓摆摆手让他们退下。刚走到门口,一个茶杯就飞了过来:“讨厌!不是让你们别过来了吗!”

  王皓伸手借住茶杯,将它缓缓放到桌子上。“继科怎么生气了?”张继科抬头,发现是王皓,登时不知所措“皓……皓哥”他咬住下唇,眼里是三分信任七分羞赧。

  王皓坐在床边,慢慢将张继科拥进怀中,拍着他的背“好了好了,没事了”张继科将头慢慢埋进他的怀里“皓哥,我怎么变成这样了”王皓感到他胸前的衣服渐渐被浸湿,他知道张继科哭了。从小就是这样,张继科从不当着外人的面哭泣,遇到再大的痛苦和困难也是如此。只有一个例外,那就是王皓。张继科仿佛对着王皓有一种天生的亲近,王皓也总是给与他最温柔的呵护与帮助。

  “没事的,继科”王皓说,“这是一种很正常的生理现象,没什么好羞耻的”张继科依然将头埋在他兄长宽厚的怀抱里,声音有些闷闷的“皓哥你也这样吗?”“嗯,不过我是乾元你是坤泽,症状稍有不同,但都是有信期的。”

  王皓伸手抚上他颈后的腺体,上面还有深深的齿痕,嗅着屋子里桃花混着雪松的味道,忍不住力道大了些。张继科低低喊了声疼。王皓仿佛如梦初醒一般收回了手,开口道:“许昕……”“别提他!”张继科愤愤的打断了他。王皓心下明了,也就不再提,换了一个话题与张继科聊天。宽慰了张继科一上午后,张继科终于肯起床了,宫女太监们终于松了一口气,心道还是皓皇子与小皇子的关系亲近。

  又过了两天,当张继科一个人在寝宫里无所事事时,许昕又来了。张继科看到他,还是不大高兴:“我不是告诉他们别让你进来了吗”“别生气啦,我这回是专程给你道歉来的。”嗯?张继科也起了点兴趣。

  “我带你到宫外看看吧”“宫外?”“是啊,宫外可好玩了,有黄头发蓝眼睛转着圈跳舞的胡姬,也有各式各样的小玩意儿,你还记得我上次给你带来的风车吧,就是宫外买的。还有各式各样的糕点佳肴,比御膳房里的花样可多多了,怎么样,想出去吗?”“当然想出去,只是皇宫禁闭森严怕是不好出去”“放心,包在我身上!”

  张继科与许昕换了一套衣服,算准了侍卫换班的时间,竟真的混了出来。他们两个手拉手在巷子里飞奔,无比开心雀跃。许昕戳戳张继科:“继科啊,我可是冒着杀头的罪名带你出来的,怎么样,这份歉礼够不够大?”张继科一把揽过他:“好兄弟!

  许昕仍是笑着,脸色却暗了暗,我想要的可不仅是好兄弟啊。“嗯,你说什么?”张继科没有听清楚。“没什么”许昕说,“今天是上元节,街道上热闹得很,你小心点可别走丢了”“哪有这么容易!”张继科仍是一蹦一跳的在路上走,眼神却被路边摊上的面具吸引了。

  “许昕许昕那是什么啊?”许昕伸手 帮他拿下了一个“这个啊,叫昆仑奴,长安时兴的玩意儿,戴着玩的”见张继科喜欢,便递给了他,“喜欢就拿着吧”张继科也真不客气,挑拣了半天,挑了一个最好看的自己戴上了,还给许昕也挑了一个,硬要他带上“你傻里傻气的,戴这个正合适”许昕无奈,只得应允他。看着张继科那天真飞扬的神采,自己也忍不住跟着他高兴。

  夜幕渐渐降临,花灯一盏盏亮起。宝马雕车香满路,凤箫声动,玉壶光转。街上也渐渐挤满了带着昆仑奴面具的人。许昕开始提心吊胆起来,生怕小祖宗被挤着碰着了。然而张继科实在活泼好动,这里瞧瞧,那里看看,许昕一个眼错不见就找不到了张继科的踪影。许昕开始慌了,张继科从未见过外面的世界,实在危险,巨大的恐惧和愧疚慢慢将他笼罩。

  却说张继科瞧着一个走马灯有趣,忍不住跟着去看,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周围全是戴着狰狞面具的人,许昕早已不见了踪影。他大声的呼喊着,却没有人回应。他只能绝望地揭开一张张面具,妄图找到那张熟悉的面孔,却一次次落空。

  仿佛是宿命般的,张继科揭开了一张平平无奇的面具。面具下的人,剑眉星目,五官立体却又带了股杀气。他望着张继科,挑眉一笑,唇角勾起:“小公子,你认错人了吧?”明明是看上去这么冷的人,笑容却明亮温柔,张继科不由得呆住了。

  陈玘见他呆呆的,问什么也不说,觉得奇怪,便将他拉到旁边的馄饨摊上坐下,点了两碗馄饨,边吃边问他话。张继科与许昕出来了这半日,粒米未进,正好腹中饥饿。见到了碗中浑圆饱满的馄饨,也不管干净不干净,边吃边将自己身世连编带造讲给陈玘听。

      “……我就这么一回头,就找不到许昕了”说着又发起了愁“怎么办啊,我不知道回宫……不不不不回家的路,只有许昕知道。我这么晚不回去皓哥会着急的”陈玘看着他愁眉苦脸的面孔,想到了一个办法。

  “继科啊,我有一个办法”嗯?张继科还没来得及问,便被拦腰抱起。陈玘带着他经过了轻盈的几个踏越,便攀到了屋脊。张继科吓了一跳,忙将头埋入陈玘的衣襟里,生怕自己摔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陈玘的声音温柔的传入他的耳朵“继科,看看下面”张继科低头,向下望去,只见长安街市灯火通明,人流熙熙攘攘,一派盛世太平景象。张继科看着下面,渐渐忘记了身在高空的恐惧,只觉得内心一片祥和,满满的都是作为大唐子民的荣耀。

         陈玘望着张继科安静的侧脸,美好的让人不忍打扰,静静等待了片刻,说:“继科,你看看下面,能不能找到你要找的人。”张继科闻言低头,果然在人流中找到了失魂落魄的许昕。

  陈玘又将张继科抱了下去,放在距离许昕不远的地方。张继科见陈玘转身要走,忙叫住他:“喂,你叫什么名字?”陈玘没有回头,摆了摆手,“陈玘”,背着他的长剑,渐渐走远。

  “陈玘”张继科念叨着,向许昕走去。“许昕”张继科叫到“我在这呢”许昕以为自己听错了,迟疑着回头,就见张继科安静地站在不远处,手里还拿着昆仑奴的面具,对自己笑的灿烂。

  他连忙跑了过去,紧紧抱住了张继科。张继科有点吃惊,想挣开但是没成功。许昕抱的那样紧,仿佛要将张继科揉入自己骨髓。他贪婪的将头埋入张继科的颈窝,深深嗅着那伴着雪松气味的桃花香,心才稍微定了定。他闷闷的开口,已经有了点鼻音“怎么办?继科,我怕把你弄丢了”
  
 
      tbc

  下面的章节我会跟距电视剧的剧情补上的,毕竟剧我还没有追完*^_^*

  PS:可能还会有其他獒受CP出现哦
    
  
  
  
  
  
  

评论(13)

热度(106)